探秘隋炀帝陵墓真真假假(图)

发布日期:2021-11-09 09:06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11日,史载是隋炀帝被杀死的日子,而在1400多年后,他的陵墓被找到;4月14日,史载是隋炀帝下令开建大运河的日子,而在2013年的这一天,他又成了新闻焦点。各种巧合也许是历史的指点,但是这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一直传言蜀冈是龙脉所在之地,一直以来的风水宝地,随着隋炀帝陵的出土和被证实,龙脉之说更为确凿。帝王所在岂非宝地?!入住帝王家!”这是某房地产交易网在今年4月14日以后推出的新的广告词。所指的各楼盘的范围就在这次考古发现现场的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西湖镇曹庄周围。当然,记者不太明白风水学中龙脉和龙穴的区别。

  这是一位帝王的陵墓,从当地部门保护的严密性上就能看出来。楼盘用地已经整个被一人高的围墙围了起来,出入口只有一个。采访?对不起,不接受!爬上围墙,里面居然又是一圈围墙,围墙中间则是一圈蓝色的围栏,仅有的出入口上写着:“考古重地闲人莫进”。在犹豫是不是要跳进去时,出入口前的二层简易房里跑出来两个人:下去!下去!

  对于这次隋炀帝陵墓的发现,当地考古部门和文化部门的口径完全一致:不接受采访。原因是“发掘工作还没有结束。”关于这次考古发掘消息唯一的官方来源就是4月14日扬州考古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新闻发布会上,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束家平介绍:国家文物局派出刘庆柱、信立祥、林留根三名考古专家现场考察,在已发掘的一座墓中,出土了铜制的衔环铺首,以及金镶玉腰带。证明墓主身份最有力的证据是墓志,上面清楚地写着“隨故煬帝墓誌”,墓志中“隨大业十四年”正是隋炀帝被叛军缢死的公元618年,而“帝崩于扬州”“……于流珠堂”,清楚写明皇帝杨广死后萧后埋葬他的地点。正是根据这些内容,专家们认定墓主为隋炀帝。

  陵墓发现地所在的楼盘已经停工,偌大的工地只有边上有几座建好的别墅,网上的信息显示,这里普通住宅的均价在15000元/平方米。当地的一位老人说这里以前属于司徒村,空地上以前还有个曹庄,已经建好的别墅那块以前是个小山包,这里还曾经是自来水厂,之前还是学校,再往前是什么样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位老人说这附近以前就挖出过好几个汉墓。

  附近一个小卖店的老板说他们2010年左右就被迁出了曹庄,去年这里开始了楼盘建设,这一点得到了工地打工者的证实,这位工人说当时挖出了很多古砖头,所以在去年年底那一片的工程就停了下来。他说春节之后就有人进来考古了,他们工地上的人都好趣地看到过这帝王墓,不大,挺深的,不过除了砖头瓦块他们没见过什么宝贝。一共两个墓,离着也就几米远。而扬州考古所方面表示,另一座准备继续发掘的古墓可能是隋炀帝的皇后萧后之墓。

  关于陵墓的保存情况,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束家平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考古队通过勘探发现了两座砖室古墓。已经发掘的隋炀帝墓包括墓室、耳室和甬道,长8.2米,宽约5米,只能算中小规模的墓葬,当时并没想到这居然是座帝陵。他说,隋炀帝陵历史上被盗过,加上以前民房就建在墓葬上方,因此墓顶遭到了破坏,在墓葬内,考古人员发现了铜铺首、玉腰带、铜钱和铁钉等十几件文物,数量虽少,但等级很高。

  一位相关人士介绍:一开始确实没有想到这里会是隋炀帝的陵墓。他说当时发掘的两个墓地的面积都只有二三十平方米,原先可能是封土的土包高度也只有三四米。他表示封建社会等级森严,从现场的规模判断墓主的身份并不高。但西侧墓中居然出土了墓志,铭文中有“隨故煬帝墓誌”等字样,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他说现在还在继续挖掘中,虽然目前没有发现棺椁和尸体,但是不代表继续发掘下去就没有发现的可能。“全国哪个考古工地是让你随便参观的?文物安全永远是放在第一位。”他认为现在的情况下拒绝各媒体的采访是正常的,“如果不是提前被当地媒体报出来,也不会开发布会的。”

  曹操墓的真假风波还声犹在耳,大环境下,很多学科是否被利益绑架因而变得急躁和浮夸已经成了人们质疑的惯性思维。几位考古工作者私下抱怨说:很多人第一时间就下意识地认为是造假。这次隋炀帝陵墓的横空出世马上又引起了很多的质疑。虽然扬州方面没有对这些质疑进行回应,但是质疑派和力挺派在微博上却展开了一场规模不大的争论。

  首先是很多人认为隋炀帝杨广这南北长4.98米、东西长5.88米的陵寝太寒酸,即便他是亡国之君,但是作为亲戚的李唐为了安慰隋朝旧臣也该给予厚葬。对此隋唐文化研究中心的刘启明表示,隋朝的墓葬应该是仿制六朝时候的规制,比如陕西有座疑似杨广之兄杨勇的墓,长宽都不足6米。所以就规格而言是行得通的。

  也有专家认为,按照古代墓葬制度,皇帝陵墓不使用墓志铭也不用功德碑,只使用金匮玉册,用于记录皇帝政绩。历史上只有武则天的陵墓用了无字碑和述圣纪碑,这是一个特例。此次帝陵中出现墓志,是很反常的、违反制度的。

  微博名人马伯庸[微博]也针对墓志的文字做出质疑:大业十三年李渊拥立隋恭帝登基,遥遵杨广为太上皇,改元义宁。次年杨广死后,谥炀。既然墓志上明写隋炀帝,不可能还用大业年号,就算不书武德元年,起码得写义宁二年。

  对此,马上有网友回应:现在墓志并没有得到详细解读,所以是第几次迁葬还说不清楚,另外墓葬盗掘严重,最初究竟有哪些随葬品也说不清楚。还有考古发现本身就是一个打破先前以为“必然”的过程。总的说来,用“炀”与大业年号并用来认为此墓造假,没说服力。

  对于媒体和公众来说,隋炀帝名气相当大,关于他的一切都是足够吸引眼球的。诸多质疑也是希望有一个良性的发展轨道。这一次的争论虽然没有曹操墓那样铺天盖地,却也直驱根本。太多的专业术语让记者也是头昏脑涨,其实归根结底就是纠结在一个问题上:这一次的考古发布是不是过于匆忙。而扬州有关方面的封口也使得质疑有了方向感。更何况,就在扬州地界,也就是离这个新发现的隋炀帝陵墓东北方不到6公里的地方就有一个省级文保单位的“隋炀帝陵”。

  中学历史书上的隋炀帝基本上就是个坏人,皇帝能干的坏事他都干过而且干得更彻底。不过在扬州,隋炀帝的口碑还是不错的,至少大家会认为没有隋炀帝修建大运河就没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昔时胜景。而隋炀帝的故事在“隋炀帝陵”所在的槐泗镇更是很多人张口就来。曾任“隋炀帝陵”管理员的王明楼还是首批扬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隋炀帝故事”。

  “君王忍把平陈业,只换雷塘数亩田。”车子拐入通往“隋炀帝陵”的路上,几乎隔几步就能遇到“隋炀帝”,“隋炀饭店”、“隋炀超市”,还有“隋炀浴室”。 在扬州市政府2011年下发的《“文化扬州”建设“十二五”规划》中还提出邗江槐泗镇要新建隋文化景区及隋炀帝广场。现在就连陵园所在的雷塘二村都改名为了“隋炀社区”。

  “隋炀帝陵”的门票20元一张,“隋炀超市”的老板说没进去看过,不是因为收费,“打小就在这里玩,有什么可看的!”又好心地说:“从大门看进去就行,一眼望到底。”

  陵门口左右各有一个偏堂,陈列着隋炀帝的功过一生。隋炀帝在位的十四年间,仅三次来扬州。第一次是开凿大运河的第一期工程结束时;第二次是来宣传佛教;第三次就是来避难了,最后也死在了扬州。

  “千株杨柳拂隋堤,今古繁华谁与齐!想到伤心何处是,雷塘烟树夕阳低”。“隋炀帝陵”陵园不大,打扫得非常干净,二十分钟不到就转了一圈,一个游人都没有。正是琼花开的时节,望着那墓上土堆,却也有些思古的味道了,历史总是真真假假的,“真”墓现身后,这个挂了二十来年省级文保单位牌子的“隋炀帝陵”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处理结果呢?

  陵园管理员也是售票员的老马一直坐在门口低着头看着一页报纸,他在这里干了十几年了。“来的人不多,不过一年也有这么万八千人的吧。”接过一支烟,他才不情愿地说了起来:我们这里就叫雷塘,史书上都说了隋炀帝就葬在雷塘。对于新的隋炀帝陵墓的被发现,他想了想:“那也没说我们这里是假的吧。”束家平在新闻发布会上也说:隋炀帝在唐初改葬雷塘有明确记载,但现在墓地却在5公里外的曹庄被发现,其中的缘由还有待考古发掘去解决。这里究竟是不是吴公台,和江都宫、雷塘到底是什么关系,目前仍然是个谜。

  如果按照传说,这史书中的雷塘范围可就大了。据说当年隋炀帝先是在上雷塘处下葬,可是上天不容他生前的残暴,用雷把陵墓打成了一个塘;于是陵墓又被迁往中雷塘,结果又被雷劈;再次迁陵墓之后又被老天爷劈成了下雷塘雷塘也就是这么来的。照这么看,6公里外的“真墓”也可能是雷塘范围内。

  这个省级文保单位的“隋炀帝陵”并不是现代人发现的,管理员老马介绍说,是清朝的大学士阮元发现的。发现的方式与现代的被动式发掘不同。

  话说那是嘉庆年间,阮元在雷塘为父亲守丧,闲时他就翻阅明朝《嘉靖维扬志》,从一副城隐图上发现雷塘之北画了一个墓碑,碑上注着“隋炀帝陵”四字。他觉得这张图离当时并不久远,真有陵墓的话应该还有遗存,于是他在雷塘附近开始寻找。

  正好他遇到一位老农,老人说那陵还在,当地俗称“皇墓墩”。于是阮元就找到了墓址,他后来在书中写到:见陵地约剩四五亩地,且多荒墓,予(阮元自称)乃坐陵下,呼村民担土来,委土一石者与一钱,不数日,积土八千石。植松百五十株,而陵乃出然。“阮元复请伊秉绶书墓碑,碑正中为”隋炀帝陵“四字,又恢复旧观,现在的”隋炀帝陵“基本规制还是保持着阮元所修时的原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