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人性的黑暗面《黑暗迷宫》就是读天堂和地狱

发布日期:2022-01-18 07:12   来源:未知   阅读:

  这是一部关于悬疑犯罪的电视剧,七个互不相识的人在车辆进入黑暗的隧道后永远无法到达却的尽头。经过多次实验,他们还是逃不掉。与这条无尽的隧道一样可怕的是,人类……逐渐被每个人在黑暗中所暴露

  一个杀人犯在童年时遭遇家庭不幸,分裂了他的多重人格,他抓住一个心理医生的妻子,试图把她关起来淹死,谁会料到中途会出车祸呢。为了找到他的妻子,心理医生用新技术进入凶手的意识。

  意识的地方是一个公交车,上面有七个人,他们是司机,双胞胎妹妹,美女,保险人,工程师和孕妇。在路上遇到了一起交通事故,堵车,这起事故也是在潜意识里发生的,因为凶手是在车祸中被抓的。

  司机选择绕道穿过隧道,这个阴谋是由凶手的意识所驱使的,在心理师的路上,那人出现了,他的出现其实是偶然的,但司机还是让他上车。

  这辆车里的七个人就是凶手的七个人。保险人很顺从,看起来像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有时他很挑剔,事实上这个男人就是那个男人的父亲,他父亲以前是社会的底层。后来,保险人的黑化是他父亲的黑化。

  司机性格暴躁,他是凶手母亲出轨的目标,后来,司机和红衣女孩因为伙食关系的关系可以和凶手的母亲和作弊对象一样好,因为作弊对象对妈妈好,妈妈就会摔倒。工程师是一个成熟的社会人格,但在影片一开始,工程师就消失了,这也是凶手性格紊乱的原因。

  孕妇是凶手的超我人格,这种人格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凶手渴望拯救一个表现,希望有一个新的生命。美貌是基于杀人犯母亲的人格,她为了食物而出卖自己,然后回到“爸爸”找食物。

  双胞胎姐妹和兄弟是两个非常有趣的性格,姐姐看起来温柔可爱,隔呈价但他是“统障其倍治者”顶超所有性格中的“统治者”,她才是真正的罪犯。弟弟的个性是自闭症天才,这是凶手童年的反映,也是凶手尚存的良好人格。

  所有人都被困在隧道里,食物成了问题,于是有人建议把所有的食物放在一起,但司机有一盒方便面却不愿分享,美女认为方便面太差了,不能吃,所以被保险人只好离开。

  结合上述人格特征,在凶手的意识中,母亲是一个娇弱的女人,而欺骗的对象是自私的,而父亲则是在为自己做任何事情,这是几个人在男领导心中的第一印象。

  后来,我们发现工程师不见了,在血迹之后,我们发现一个房间里有很多断了的手指,日历后面有一扇门,出去后,我们在车上找到了巴士,蟑螂盖住了食物,我们发现隧道里的时间比外面快。

  因为美女太饿了,她把换司机的方便面卖了,保险人也想弄点吃的,所以和司机发生了冲突,保险人把司机打死了。其实,这是凶手对父母的印象,因为父亲对母亲不好,所以母亲会让司机出轨,但司机显然是个自私、贪婪的人。

  司机死后,手枪被转移到保险人手中,他拿走食物,在一场战斗中杀死了双胞胎姐姐,最后,美女拉着她哥哥的手杀死了保险人,最后,她自杀了。这一幕恰好是母亲所做的,正是因为这一幕,激发了杀人犯的其他人格。

  最后一幕,一个孕妇在隧道里生了一个孩子,但是孩子死了,最后,孕妇用刀杀死了那个男人。刚才说孕妇代表救赎和重生,但孩子死了,凶手的救世失败了,所以这个人格完全黑化。

  男子醒来后,却没有询问妻子的下落,他明白双胞胎兄妹是凶手善恶性格的反义词,于是他决定再次进入凶手的意识,帮助他唤醒自己良好的人格。

  当“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心理师窥视凶手的心脏时,他受到人性丑陋一面的启发,他与自己的丑陋作斗争,但未能获胜,最后,他选择了自杀,用他的睡眠换取了囚犯的苏醒和他妻子的下落,最后,他的妻子获救了。

  这出戏有太多其他电影的影子,但仍有许多优点,首先,是凶手个性的暴露和英雄人格的可怕逆转,善与恶只有一个念头,每个人心中都有恶,但这要看善恶是否大于恶。

  二是电视剧的结尾,可以说是画龙点睛。以一种类似舞台剧的方式,重建了杀人犯的整个成长环境,还原了主人公黑化人格与良好人格之间的斗争,在这里,聂远的演技真是太棒了。

  这出戏也有缺点,这是一部惊悚片,但不是鬼片,所以他故意制造恐怖,他清晰地刻画了人性,使人更加毛骨悚然。这段话的前半段很吸引人,典型的中国式鬼故事开头和故事前后的僵硬联系,我想很多人会放弃这部戏,但我建议坚持下去,因为下面的情节真的很精彩。

  拍摄的后半部分实际上意味着“倒叙”,当分析每个角色的个性特征时,这种拍摄技术使整个游戏达到高潮在线,拍摄技术也适合营造气氛,在这场演出中,音乐也是一种奖励。

  《黑暗迷宫》的构思很精致,悬念设置也很吸引人,没有比在黑暗中更可怕的事了,最可怕的总是未知,封闭的黑暗空间极度压抑,每个人的善恶、贪婪和自私都淋漓尽致表现。他提醒我们,我们应该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结束生命中痛苦和内疚的循环,所有的做错都无法检索,我们必须道歉和弥补,以避免内疚和愧疚感在时间的漩涡中一次又一次地啃噬痛苦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