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阳光再战光伏:多次败北借新还旧资金隐忧大

发布日期:2022-05-10 20:16   来源:未知   阅读:

  对于玩转光伏行业,江苏阳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阳光”)可谓是前度刘郎今又来,然而公司过去的“劣迹”很难让投资者安心。

  继三个月前宣布总投资逾350亿元的内蒙古光伏新能源全产业链项目后,3月上旬,趁着一季度硅料涨价的东风,江苏阳光对外公布了一份投资公告:拟设立全资子公司——内蒙古澄安新能源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主营业务范围包括单晶与多晶的硅棒、硅片等。

  江苏阳光及其实控人陆克平曾数次大手笔投资光伏产业,兜兜转转十余年,不仅所有投资打水漂,“玩坏”一家上市公司,导致20万股东血本无归,陆克平还因套现、违规信披等原因,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被证监会裁定终身市场禁入。

  如今江苏阳光资金面捉襟见肘,经营要靠借新债还旧账,此次再碰光伏,结局又会如何?

  江苏阳光是“阳光系”的一份子,实控人系江阴市“毛纺巨子”陆克平。公司成立于1994年,于1999年上市,是国内知名毛纺企业,除此之外还涉及服装、生物医药、医疗器械、生态农林、房地产、金属制品等产业。

  2005年,中国光伏产业第一波热潮开始,引得大量资本纷纷进场,吸引了处在发展瓶颈期,急需找到业绩增长点的江苏阳光。2006年江苏阳光计划开发纳米光热伏电池项目,预计光电转换效率可达35%,可实现年销售收入30亿元,后该项目在外界质疑声中不了了之。

  第一波试水打了哑炮,但这并没有阻碍阳光向光伏进军的脚步。2006年5月,江苏阳光出资2.34亿元参与组建了宁夏阳光硅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夏阳光”),2008年首期多晶硅1500吨产能试产成功,预计2009年3月底可全面投产。

  却不想,这次偏偏遇上了欧盟、美国对我国光伏产业的“双反”调查以及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导致国内光伏行业受到沉重打击,多晶硅产能严重过剩,价格由300万元/吨腰斩至130万元/吨。2010年江苏阳光年报显示,多晶硅业务营业利润率为-1.17%,净亏350多万,连成本都未追平。

  连年的亏损迫使宁夏阳光于2012年8月下旬正式停产检修,2012年宁夏阳光账面净资产-4616万元,并于2013年3月18日正式宣告破产。由于宁夏阳光的破产,江苏阳光对宁夏阳光的股权投资款2.34亿元以及宁夏阳光所欠江苏阳光借款12.75亿元预计无法收回,从而造成公司2012年度利润出现巨额亏损。

  江苏阳光投资光伏不成功,但陆克平似乎仍有自己的盘算,在宁夏阳光亏损期间,陆克平依旧大手笔投资海润科技。2010年,“阳光系”另一家子公司紫金电子收购了海润科技33.6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并于次年成功借壳ST申龙成功上市。

  但受欧美“双反”调查的影响,海润科技2012年仅盈利200多万元,为履行海润上市后盈利5亿元的承诺,江苏阳光不得不自掏腰包填补漏洞。

  似乎是嗅到了危险的信号,2014年海润光伏限售股解禁,包括紫金电子在内的多位大股东纷纷减持,紫金电子对海润科技的持股比例降至0.32%,减持金额超20亿元。

  被掏空的海润科技后期净资产一度降到-58.5亿元,严重资不抵债并无持续经营的能力,于2019年7月黯然退市。在这一轮危机中,紫金电子还收到了来自监管层的警告,同时处以40 万元罚款。

  在海润科技退市前夕,陆克平又将目光聚集在了四环生物。四环生物前身是苏三山,几经易主与更名,2014年至2018年一直对外宣称公司无实际掌控人,但长达4年无实控人的上市公司放眼整个市场也是实属罕见。在证监会的调查下,2020年5月28日,一纸市场禁入决定书揭开了阳光背后的操纵手段。

  据悉,陆克平通过19个涉案账户组实际控制四环生物39.42%股权,同时通过上述账户在四环生物股东大会上行使表决权,但其从未进行过披露、也未发出收购要约。事实证明,陆克平不晚于2014年5月23日成为四环生物实际控制人,部分涉案人员指认陆克平为四环生物实际控制人,并承认其向陆克平汇报工作,四环生物的重大经营决策由陆克平决定。

  最终,因信披违规、违规交易等,中国证监会对陆克平处以2734万元的罚款并终身禁止入市。

  对于数次套现跑路的陆克平来说,即使是上千万的罚款也不足以抵过他给股民带来的创伤。虽然多次“脱险”,但陆克平显然早已力不从心,曾掌控三家A股上市公司,现在仅剩江苏阳光,其苦心经营的资本帝国正在坍塌。但唯一“幸存”的江苏阳光,这几年也债台高筑,问题缠身。

  2008年前后凭借光伏概念,江苏阳光股价一度被爆炒,股价一度直逼9.42元/股(前复权),总市值一度超过150亿元,此后股价一路下探,如今仅3元/股上下,总市值仅剩55亿元。

  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期间,江苏阳光营业收入从24.2亿降到19.72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从1.36亿下降至1591.5千万,降幅达88.3%。

  净利持续两年下跌之后,2021年前三季度,江苏阳光营收14.3亿元,同比增长5.58%;净利润6837.50万元,同比增长777.24%。对于三季度净利润增长,江苏阳光表示系毛纺业务营业收入增加所致。

  不过公司债台高筑、现金失血,截至2021年三季度,江苏阳光资产负债率达51.5%,现金流为-0.4亿元,其中筹资活动净现金流为-2.7亿元。公司账面上仅有货币资金4.2亿元,短期借款却高达18.42亿元,偿债压力颇大。

  同时,江苏阳光集团持有上市公司12.69%的持股比例中,85.7%都处于质押状态,经营压力大、资金紧缺的现状不言而喻。

  江苏阳光多年来一直在借新还旧。2020年借款21.7亿元,用于还债的就达20.9亿元,2021年前三季度借入14.8亿元,用于还债的资金就达16.5亿元。2021年借入的钱还不够还旧账。未来一旦公司经营不善,利息越滚越大,后果可想而知。

  在“双碳”目标的东风下,江苏阳光这次加大赌注,是如愿获得业绩增长,亦或是重蹈覆辙,再割一波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