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欧阳中石先生

发布日期:2021-11-22 16:49   来源:未知   阅读:

  白石老人的诗源自郑板桥,因郑板桥有一喜欢的闲章“青藤门下走狗”。鲁迅“俯首甘为孺子牛”,郭沫若愿意为“牛尾”,巴金则愿意是牛尾巴上的一根毛。这些言词,表面是文人间谦逊雅致的戏谑,却是比附者景仰心理的完全展示。我在读博士之前的专业是政教与科技哲学。我对欧阳中石先生的慕名与景仰早在福州工作时就开始了,2003年秋天到中央党校读研究生后,耳闻目睹京城书画界的繁盛,促使我更希望成为他的学生。2006年秋天,我意外地考进了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有幸成为欧阳中石先生的博士生。

  在书法院里我们称欧阳先生为“先生”。先生给我们2006级博士生第一次上课是9月中旬,上课地点在先生的办公室。那天北京秋高气爽,先生见我们齐刷刷的五位博士生都是男生,高兴地说:“好啊,五子登科啊。”一句话就让我们一下放松了紧张的情绪。接着他又道:“今天是第一堂课,我想你们选择报考书法文化专业都会有很多希望。你们的希望是什么呢?这一点我很想知道。请你们用40分钟时间,在200字内以《期望》为题把你们的希望告诉我。”我们五位同学面面相觑,先生第一堂课就给我们来了个措手不及!当堂考试写作,我们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勉强按时交了作文。但到第二周上课时,先生要我们课后仍以200字重写《期望》。我们立刻明白先生对所交的作文是不满意的,我们开始感受到先生对弟子们的宽容。先生要求仅用200字写《期望》,其实就是想要测试我们的文言功底情况。先生对传统文化非常重视并多次指出,书法是文化的载体,建立在文化基础上的书法堪称中国书法文化,否则只能是社会上的“写字匠”。

  10月中旬,我们的课开始讲诗词格律了。一天,先生带来他写的上联:“黉宫所在”,要求我们同学对下联。我们对第一个字“黉”都不认识,更不知“黉宫”所指了。先生微笑地说:“没关系,回去查查看。”接着他讲了一段曾经笔误写错字的故事。那件事给他印象很深,以致他请人专门刻了一方“事事查”的印章。后来,先生特意将印章带到了课堂上,告诫我们学习中国传统书法文化,一定要谦虚谨慎,不可轻易主观臆断,做学问要严谨,凡事要养成“事事查”的好习惯。

  左图:作者梁代(梁新颖);右图:2006年12月欧阳先生手把手教作者书写魏碑方笔如何用笔(杨志恒摄)

  先生要求我们会写诗。他说:“你们已是博士生,将来总要在很多场合给人写字,参加笔会等活动。我不希望你们提笔就写那些人人都熟知的古诗句,希望你们能写出自己的诗句,自己的东西。今天的课,你们按照《登鹳鹊楼》的格律写一首《咏黄河》的五言绝句。” 又是一次当堂考试!我心里倒抽一口凉气:这“书法博士”可不是好玩的!半小时后交卷,先生看了我们五位的《咏黄河》,竟然没有一首诗令他满意,正色道:“别以为《登鹳鹊楼》四句二十个字,你们都能脱口而出,但要自己写出符合平仄韵律的诗句就不是件容易事,你们还是从头开始吧。”先生要求我们查找《诗韵合璧》和《诗韵举要》等书,熟识弄清相同的韵部,平时写诗填词留意韵脚的准确性。

  一段时间里,先生不让我们另外学其他格律。他的理论叫“打圆心”,强调“非死不活”,他一再提醒我们先学好一点,再举一反三,如同打靶一样,打中了圆心,自然辐射一片,抓住了事物的根本,什么都好办了。确实,先生谙知我们都是成年人,许多基础知识要重新全面再来是很难了。先生“打圆心”“非死不活”的理论非常管用,非常奏效。一学期下来,我们严格按照先生的要求,以《登鹳雀楼》的五言格律来做作业。五位同学先后写了《咏黄河》《咏长江》《咏泰山》《咏新农村》和《咏雪》等诗,我们的对联水平也得到明显提高。在五言绝句的基础上我们开始试写七言诗了。

  先生“打圆心”“非死不活”的妙招还应用到我们平时练习书法上。有天,先生谦虚地说:“过去我也要求学生学习书法要多练习碑帖,现在看来值得进一步探讨。”“从现在开始,要求你们每人先选择一种自己喜欢的碑帖练,还是用我说的“打圆心”的老办法试试,真正学像和吃透古人的名碑法帖,不要什么都练,弄得到头来什么都不是。”我当时请先生帮助选择《张玄墓志》和《张猛龙碑》。他说从易到难吧,先练《张玄墓志》。并且他在我的字帖上仅仅圈了“张”“墓”“水”“部”四个字。他要求我们用电脑尽可能放大复印,以一平尺大小宣纸临摹,尽可能达到原碑帖字的“搬家”“完全复印”。这是先生在培养我们的细心观察能力,要用心记忆学习。评点作业后,第二次先生仍然只圈四个字让我练习。我从临摹先生圈点的那几个字中收获无疑是大的,真正体会到“打圆心”“非死不活”的深刻含义。

  2007年暑假来临前,先生给我们布置的“暑假作业”是:“请同学们‘复制’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8月初我到先生家交作业,先生说:“作业临得不错,但你的落款要是能与原帖字融为一体就好了。”显然先生是非常委婉地道出了我的不足,我暗叹道:真是一语破的!我当时带去的字帖是《晋王羲之尺牍》专辑。先生翻了翻,要求我在练习《快雪时晴帖》的基础上只练习《得示帖》和《丧乱帖》,不要求我练习《二谢帖》《奉橘帖》和《平安帖》等。我当时问先生为什么,他说你练了就知道了。练习半年多后,我逐步体会到先生的用意了。

  先生年事已高,一般不出远门。但他总是鼓励我们出去走走看看。记得,二年级时,我们书法院的博硕士的同学们分别到浙江、河南、河北十多个地方考察学习和交流。我们收获不少,兴致勃勃归来向先生汇报情况,但先生诙谐地说:你们出去玩了那么多好地方,也要让我分享分享吧。原来先生要求我们写游记!但文章要越短越好。然而白话文是不可能短的,老先生是要我们在文言上多下功夫啊!他要我们课后尽量多背诵诸如刘禹锡的《陋室铭》、周敦颐的《爱莲说》等古典诗词赋名篇。他说古人“文章不写一字空”,就是要言之有物,不要无病呻吟。清初著名画家石涛曾说过“笔墨当随时代”,先生因材施教,重视我们不断提高内在修养,重视“与时俱进”,在许多场合常说:“行文作字,文以载道,以书焕彩,切时如需。”

  先生每周给我们上一次课,有时雨雪天气我们就直接到他家上课。先生给我们讲了许多为学为德的道理,言简意赅,回味无穷,深深体会到先生的睿智与机敏。先生的仁慈、宽厚与诙谐幽默的故事很多,总是给我们许多启迪。先生对我们的各方面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如仪得体”,就是要求我们无论是衣着衣冠,言谈举止,举手投足,还是学术论文抑或书法创作都要严格要求自己。我们有幸近距离亲耳聆听先生的教导,同时也深刻体会到要成为先生合格的书法博士生不是件容易的事!

  先生的机敏过人也是有口皆碑的。记得有一次,我陪先生去参加一个北京市的书法展览开幕式。开幕式结束后,许多市领导为先生送行。大家簇拥着他,为他打开右边车门请他上车。他在那么盛情拥挤的时候却对领导们说:“我还是从左边上车好。”在场的人都觉得尴尬和奇怪。上车后,先生告诉我为什么要从右边车门绕过车后从左边车门上车的理由。先生得意地说:“你看,我们回到家时,车头朝东,推开车门就可以直接进楼梯口了。否则到家从右边下车,就得绕车一圈才能上楼。”这是深谋远虑吗?不,我认为是超凡冷静与从容不迫,旁若无人!我时常回味这件趣事,如果换了一般人被领导们簇拥着开门送行,肯定会受宠若惊,自然而然上车去也。

  先生的机敏与诙谐的故事很多,特别是许多妙趣横生、急中生智的趣事在我们历届同学中广为流传。在读博士时,我有多次为先生开车机会。只要在车上,先生就会触景生情,津津有味地讲起故事。比如在中学时,他参加篮球比赛,“小个子队”如何打败“大个子队”;先生年轻时也是乒乓球爱好者和业余高手。回忆自己乒乓球光荣史,他最得意的是他如何“打败”当年的世界冠军;至于鲜为人知的另一面,诸如先生曾在绘画上也下过一番功夫!我曾亲眼看他画梅花,十多分钟时间,轻重缓急,浓墨淡墨的巧妙处理,枝头花瓣、花蕊及嫩芽初萼的点缀,令在场观看的来客连声赞叹。

  众所周知先生拜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奚啸伯为师,他在京剧方面用功与造诣也相当深厚。可见,先生是个全面发展,兴趣广泛的学者名师。广泛的兴趣和对逻辑学、美学的诠释与思辨贯通,促成他在诸多领域取得突出成就就不足为奇了。“观书不语真君子”,我经常在先生身边看他写字,每次都有新的体会和启发,我为先生书写创作时大胆的用笔,出奇制胜的布局,总是暗暗叫好与惊叹!先生的冷静与气魄是常人所难以匹及的。先生常常为重要场所书写超大篇幅的作品,书写丈二、丈六或丈八的作品是经常的事。我们书法院同学在旁帮助牵纸赐墨,我每次都惊异地发现,完成这么大的作品竟然没有掉下一滴墨水,玷污作品画面,实在难能可贵。这可是年高八十多岁的老先生一气呵成的啊!就这点,我们年轻书写者是望尘莫及的。

  书法之法,先生是学逻辑学的,他将逻辑学的真谛充分运用到方方面面,特别强调做一定要讲究方法。回忆先生的教学方法,可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饮甘饴,余味无穷”。蜻蜓点水,先生的仁慈、宽厚、严谨、智慧、机敏与诙谐幽默的故事还很多,给我们的教诲是享用不尽的。“望崦嵫而勿迫,恐鹈鹕之先鸣。”毕业多年,深感自己学业疏浅,平时没有好成绩好作品汇报请教先生,真的不敢轻易打扰先生。因为先生每天应对各方访客实在太忙太辛苦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